關於部落格
從生活中的喜怒哀樂,探尋高低起伏生命的意義。
  • 54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讀我寫我維基

 《從聯合報開始》
2005-12-04 Issue of UDN
維基百科(Wikipedia),Web 2.0潮流的領航者,全世界流量前二十大網站之一,是一個以Wiki技術建置的網站,它的目標是打造一部免費的、多種語言的、網羅古今各種知識的線上百科全書,主持網站的維基媒體基金會僅提供硬體跟Wiki技術,網站所有內容都是由網友撰寫、整理,提供給任何有需要的人使用。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兩年前一篇「Wiki百科網書 你也可以記一筆」的報導,讓我認識這個參與式網站,兩年內我每天參與編輯、管理、推廣跟組織的工作,目前編輯總次數約一萬三千多次,其中有許多是管理政策的討論,算是跟它結下不解之緣。

 我一開始只敢修改他人已經寫好的文章,例如中華民國政府體制的描述(大陸人寫了很多,但不一定準確)。真正鼓起勇氣,自己開始寫的第一篇文章是「聯合報」,我用約一百字大致定義聯合報,二十二分鐘之後,大陸人時昭修訂這篇文章的格式。 直到現在,歷經超過五十次的改動,讀者在維基百科查閱「聯合報」,可以看到約八百字的介紹,包括簡史、聯合報的地位與批評、發行人與歷任總編輯、還有一幅由我所拍攝,去年底縣市長選舉泛藍大勝隔日的報紙封面照片。

 從自己所熟悉的東西出發,我將自己所擅長、了解較為深入的「言論自由」、「新聞自由」跟「著作權」寫成條目(其中「新聞自由」獲選為特色條目),也介紹台灣發生的大事,例如立委選舉、縣市長選舉,除此之外,我也從不同專業領域、來自不同地方,擁有不同社會背景的人身上,得到許多知識,包括天文、地理、人物、歷史、各種哲學思潮、政府法制,甚至財經、醫學、科技新知,當然也有些好玩新奇的小玩意兒,例如:無限猴子定理、無頭雞麥克跟甜點抗辯。

《踏上管理之路》

維基百科的理念聽起來頗為瘋狂,網路的匿名性,降低了社會大眾對於網路行為的信任,「網友們」能夠合力做好一件大事嗎?誰來審核內容?誰來協調爭議?到底它是靠著什麼在運作? 其實維基百科是個人性實驗,它預設人性本善,因此讓每個使用者都可以改變網站內容,兼具管理者身分,整個網站的管理層級相當扁平化,面對破壞時可以開啟保護措施的管理員,是從受到社群認同的用戶中選出,而內容的修正、編審、評閱都開放給所有用戶。 在參加維基百科三個月之後,德國華人Wing提名我擔任管理員,當時只有一名台僑跟一名留學美東的台灣學生擔任管理員,其他除一位香港人以外,率先參與維基百科的大陸人占有絕對人數優勢,而我從參加開始就與大陸網友們在許多討論中有些摩擦,例如:我國參與奧運的「中華台北」名稱、「滿洲國」前是否要加「偽」字、西藏是否為「中國固有領土」等問題,然而在投票之中,大陸網友更加看重的是我籌辦第一次「台灣維基人聚會」、幫忙檢查侵害著作權的文章、幫助帶領新人融入等等工作,終於投票獲得全數贊成,我與另一位「泅水大象」網友成為中文維基百科第一批來自台灣的管理員。

 當上管理員後,其實我在維基的工作與其他使用者並沒有不同,只是我比其他使用者多擁有了依照社群決議將文章刪除的權限,我撰寫條目的次數逐漸減少,而將心力轉投注於各種管理政策的討論及實際的管理工作,此外也開始學習接觸媒體,想辦法讓更多人知道這個網站的存在。 前一陣子我去香港,被當地媒體問到身為中文維基百科最主要成員的感想如何?我跟記者說:其實有很多人比我貢獻更多,每個為維基百科奉獻的都是主要成員,我只是因為比較早參加,在我奉獻工作的領域比較知名。

《重新認識中國》

在中文維基百科與大陸網友交流,是很特殊的、參與其他網站很難有的經驗。在參與維基百科前,我對於中國大陸只有在校時期史地課本上的基礎了解、一些來自媒體的片段印象、還有奶奶口中極不具善意的共產黨跟在它極權統治下的家族回憶。我承認我看到宛茜報導維基百科「定義權幾乎被中國網友壟斷」時,我心裡想的是:要上去這個網站好好教育一下這些大陸人。 我挑選關注、下手的題目,寫作初衷都是想帶給大陸網友不同聲音,總以為他們大概不懂什麼叫「民主」、「自由」,不能平心靜氣看待「台灣問題」、「西藏獨立」,可能仇恨西方與日本。

 隨著彼此認識逐漸加深,我重新發現務實的中國菁英份子其實心胸開闊、明辨事理,與他們交往是一種競爭又合作的關係,他們部份懂得兩種以上外語,本身專業多屬理工領域,對人文哲思卻多所涉獵。和他們談天說地,雖無一壺濁酒,卻是處處機鋒,大家互不相讓,但又惺惺相惜。

 兩岸書不同文是個問題,所幸現在靠著電腦打字,如果有心要學簡體/正體都不是難事,而中文維基百科在二○○四年底有了正/簡自動轉換系統,這個系統做的不只是字對字的轉換,還有詞對詞的轉換,雖然偶爾有錯,我們用「人人一起來挑錯」這種最「維基」的方法來改進它。 這套轉換系統,留住了許多台灣用戶(因為很多台灣人一看到簡體字就馬上走人),也讓一些大陸用戶開始再學習正體字。我最常聊天的roc跟「瀑布汗」兩位大陸網友,都已很習慣使用正體字,「瀑布汗」還被幾個台灣女生冊封「最台客的大陸人」,儘管他滿口京片子,卻對這個封號樂在其中。

《被封鎖的百科》

去年十月中旬,中共將維基百科擋在它那惡名昭彰的網路長城(Great Firewall)之外,重挫維基百科在中國大陸的發展,從此新增的大陸用戶屈指可數,但維基卻成為大陸網民的傳說──聽說曾有一部中立的線上百科叫「維基」。 我是在封鎖當日獲得大陸朋友告知此事,確認並非誤封後,隔日決定把這件事告訴一直關注維基百科的聯合報記者陳俍任,由他撰發這條新聞。聯合報成為全球第一個報導此事的媒體,隨後報導被香港媒體引用,西方媒體也跟進報導此事,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聲明,譴責中共迫害言論自由。我也就此請教大陸新聞中心王主任,她舉聯合新聞網為例,告訴我恐怕解封無望。 直到今日,維基仍在「牆外」,中文維基人有所體悟,無論世界如何改變,我們還是要繼續前進,前進的同時,我卻常想起那些無法再參與維基的大陸朋友們。

 《與全世界連結》

維基百科是一個多語言的計畫,英文部分自創立之初即有獨大之勢,目前累積一百多萬篇文章,德文也不甘示弱,超過四十萬篇(德文維基百科是德語區民眾最愛上的前十大網站),十萬篇以上的有十個語種,繼英、德之後,分別是法文、波蘭文、日文、荷蘭文、瑞典文、義大利文、葡萄牙文跟西班牙文,其發展趨勢可以看出民族的性格,似乎也標誌著各該語種的文明程度。 去年八月初,德國法蘭克福舉辦第一屆維基國際大會,就在Wing住的美因茨附近,我想去參加這個國際大會,順道遊玩德國,於是跟Wing敲定住他家後,給自己放了個假,另外還有一位馬來西亞華人阿仁一道同行。在會議之中,我代繁簡轉換系統的創作者向維基人們介紹這個系統,後來聽說塞爾維亞文維基百科也採用了這套系統(拉丁字母與西里爾字母互換)。

我在年會中聽到許多重量級的演說:自由軟體運動精神領袖理察‧斯托曼(Richard Stallman)大談Copyleft、維基百科創辦人吉米‧威爾士(Jimmy Wales)預言未來十項將要免費的事物、發明Wiki技術的沃德‧康寧漢(Ward Cunningham)聊他怎麼發想Wiki技術的經過(不過他的演講讓我睡著了)。此外還有一些有趣的話題,包括西班牙文版的政治紛擾、阿拉伯文版的使用者是在什麼環境下寫作,還有一位來自烏干達的義工,分享他所屬公益團體推展該國女性使用網路的經驗。 我在年會第二晚的party中跟吉米聊了幾句,也歡迎他到台灣來走走看看,回國後中研院資科所與我聯絡,他們剛好也有邀請吉米的計畫,終於在今年四月初吉米順利成行,我跟聯合報彭慧明記者喬了許久,安排由國際新聞中心曹主任及許韶芹記者專訪吉米。
 隔日,報紙刊出,我把報紙在吉米與台灣維基人的見面會中送給他當紀念,見面會中有一名破報記者趁著交流時間向吉米提出問題:「維基百科是否是助長了對第三世界國家的文化侵略?」吉米回答的大意是說,其實維基百科提供給第三世界國家建構他們在地文化、並且進而影響世界的機會。 被國際孤立的台灣鮮有參與世界性計畫的機會,今年八月我還要去波士頓參加第二屆的國際年會,又會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各色人種,這不禁讓我想到最近熱門書「世界是平的」,我透過維基百科這個意見快速交流的「平」台,得知千里外有人跟我相同、有人跟我相異,還有他們各種精采有趣的知識跟思維,對我來說,世界是那麼的平,又是那麼的不平,我從維基百科連結全世界,我也透過維基百科建構這個世界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