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與生命

關於部落格
從生活中的喜怒哀樂,探尋高低起伏生命的意義。
  • 5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信任-談破報的一篇評論

這篇文章根據該報記者及總編輯的說法,是屬於記者個人的觀察與觀點,在「什麼人也沒罵到啊?甚至沒什麼觀點。只是白描了現場的狀況,順便虧了一下自己」的前提之下,「沒什麼問題」。 這場聚會的性質是什麼?似乎已經在多重的辯論之下失去了焦點。有人說這是一場同樂會,也有人說「對於wikipedia有不同的期待,對台灣義工社群也有高度的期許」,也有人因此「自由報名參加」這場聚會。 以我作為一個維基百科的參與者而言,這場聚會是吉米在台數場公開演說(意謂著面向以非維基百科使用者為多數的大眾)之後,僅存的一場與維基人(是指Wikipedian,而非使用過Mediawiki這套軟體的人,以下皆同)私下見面的機會。聚會要談些什麼?可以分兩個面向來談,正經談的是維基媒體基金會local chapter的運作、維基百科使用介面、編輯的經驗、是否在台灣架設server、維基百科對於語言與方言的政策;閒談的是我們彼此的認識,把台灣的維基百科社群介紹給吉米,也從吉米口中了解其他各國維基人的狀況。這些種種,在「還」文中被簡化為「boring」、「阿魯巴」、「三百塊」跟「最多一個人抽一題」。 我認為破報的記者在對維基人缺乏理解的狀況下,片面地只看到他自己心中的問題(其實吉米的態度上網大概都找得到),忽略了維基人關心的正經議題(只有吉米本人能回答,或必須反應給吉米),寫出一篇自以為是的評論。此節我不再多做論述,相信從相關回應中大家就可了解。 「還」這篇文章真正的問題在於,從記者及總編輯的回應之中,我看到了「因為對於wikipedia有不同的期待,對台灣義工社群也有高度的期許→這場聚會為自由報名參加(維基精神?)→我有交錢→我們有權觀察你們→你們『就得有open-minded』的義務」這樣的思考邏輯。於是乎,在這樣一個交流見面會的場合,破報記者可以提出無關維基人在這場聚會中正經關切的問題(在我看來並不「合宜適當」),然後還可順便觀察在場維基人的反應(美其名為「觀摩所謂台灣維基社群運作的會議與手法」),得出原來是「還沒灌生活趨動程式」的結論。 原來這就是破報「參加活動」的目的。 請問破報,你們都是這樣濫用他人對你們「名義上參加活動」的信任,在不了解全貌的狀況下,偷偷觀察他人私下的行為互動,再以個人觀點or評論為名掩飾自己的觀察不足,來發表文章的嗎? (本文純粹為個人觀點,與維基百科社群無關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