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與生命

關於部落格
從生活中的喜怒哀樂,探尋高低起伏生命的意義。
  • 5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殘忍作為極限

這件事的關鍵在於,不能以損人尊嚴的方式來進行處罰。說到處罰,讓我想到之前曾有一段時間,有人呼籲仿效新加坡採取鞭刑。鞭刑是很嚴重的肉體處罰,罰寫悔過書不可與之相比,但在本質上讓貧窮媽媽罰寫卻與鞭刑一樣,因為兩者的出發點都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。對任何一個有自尊的人而言,這種精神上的折磨都是不應該存在的。 貧窮的成因很多,但是任何一個公義的社會,均不應容忍以殘忍的手段對待貧窮的人。叫人承認自己的貧窮是一種錯誤並且悔過,就是一種殘忍的手段。這跟遵守規則一點關係都沒有,這個規則或許是為了管理目的而設,但是當它適用到窮人身上時,就成為一種歧視。 學生固然有遵時繳交學費的義務,但是交不出學費,從比較人性的角度,學校應該主動了解學生的困難,並盡一切可能協助學生,畢竟這是一個公立學校。如果不論學校的人道關懷面,最多最多,以一個資本主義的角度來看,學校所能做的就是不讓學生上課,因為這樣對有繳費的學生來說是公平的。學校不能因此處罰學生,更遑論家長。 無論是否在學校,處罰應該是最後的手段,而且不可殘忍。如果社會普遍以為可以殘忍地對待「壞人」,那每個人都要隨時做好被殘忍對待的準備,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何時會被當成「壞人」。至於處罰家長,則是根本沒有辦法達到處罰的目的,無法達到目的的處罰就不應該存在,處罰不是社會存在的目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