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與生命

關於部落格
從生活中的喜怒哀樂,探尋高低起伏生命的意義。
  • 54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失語

我很佩服許多部落客的高見,非常精彩的言論,無論想法與我是相同或是相反,大家的表達能力都很棒。

或許大家覺得虎兒是個伶牙俐齒的人,但是其實並不是這樣。我覺得自己有一些組織上的困難,或許這是為什麼我考不上律師的原因,因為考試中不太會把自己所學所記的東西完整地表達出來。很奇怪的是,我的主管一直認為我很能寫,或許多寫、多練習是有幫助的。

在5月12日下午2:37,我正在11樓的辦公室內上班,正在準備一個向政府提出訴願的案子,理由是我們的報紙刊登了媒介大陸新娘的分類廣告,被移民署裁罰,其他各大報也一樣都被罰了。突然之間,我一陣頭暈,幾個辦公室的姊姊紛紛大叫說地震。我印象深刻的是辦公室懸掛的白板晃動得很厲害,但是只有前後左右搖晃,跟921大震的上下跳動不同。

之後我在twitter上看到北京的網友也喊頭暈,我馬上想說兩岸同震,還真巧,心底也有不詳預感,能讓台北跟北京一起震動的地震,想也知道很大。幾分鐘後看到是川東大震,第一個念頭是:三峽大壩可別出事,否則一定生靈塗炭。我記憶中的川東是接著湖北,三峽就是川東、鄂西那一帶,後來看地圖才知,原來特大號的直轄市--重慶才是舊川東,新川東已經是成都附近了。

確認消息之後,我在維基百科上頭開了個條目--2008年中國中部大地震,因為我不知道實際影響範圍多大,然後就一路至今,除了每天去補習班上課,其他時間我都關注著大地震的發展,也留意網路上形形色色的各類文章。有的看了咬牙切齒,也有些看了眼眶泛淚。

看到新聞中那些四川災民,聽他們講的話,感覺非常熟悉,出生在空軍眷村的我,從小就習慣聽我媽、我爸在跟我那個四川祖籍姑丈講四川話,雖然我不太會講(學也學不像),但是對於這個空軍眷村各省的「共同語言」,我聽著他們的哭喊,就彷彿是鄰居大嬸、大叔在說話一般。

作為一個法律人,「血濃於水」那一套論述不是我的邏輯,我毋寧更相信一般法律所規範的權利、義務關係。也因為如此,人道與否,雖然聽起來非常具有說服力,無論是贊成賑災或是反對的一方,但是就因為正著、反著都可以講,人道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模糊、並且訴諸自由心證的理由,誰也說服不了誰,兩方意見彷彿平行線,也是預期之內。

近日論爭的焦點是,有些人所引用儒家態度「以直報怨」,與另一群人口中的「以德報怨」,在價值取向之上應採何者。個人以為,在一個現代社會之中,無論何者,均有其立論基礎,但此等論述所牽涉的價值判斷就跟「人道」一般模糊。

我認為台灣人對於此次震災的熱烈捐款反應,很大一部份是因為921大震的陰影至今還盤據在大家的心頭,簡單來說,就是感同身受,因為經驗過,所以知道大自然的可怕,對於這種陰影,大部份的人會有一些自然的反應,例如說,更加珍惜目前所有,對於受到同種苦難的人,也會自然而然地想要幫助。

這比較接近的是另一種儒家的想法,孟子的「惻隱之心」,或是後來俗語對其的延伸:「人皆有之」。如同大選之前,某位藝人所言,不會看到快掉到溝內的仇人的小孩,還要推他一把,使他掉入溝內。我相信她這句話的前半段沒講出來,就是「雖然我不一定會救這個孩子」。

隨著這些思緒越走越遠,追根究底,這還是「人性」問題,說到人性,也是我失語的原因,畢竟每個人當然會有不同想法,從務實的角度來看,這些問題就是所謂的假議題,批駁賑災的人固然無法阻止他人的行動、鼓勵賑災的,縱使說破了嘴,另一群人也還是文風不動。人性當然有其美好一面,事實上,也有另一面,無論對哪一方皆然。順著自己的心去走,生命本來就不只有陽光、美好與歡笑,當然還有死亡、陰暗跟哭泣,接受他、面對他、包容他、放下他,賑災如是,反對賑災亦如是;921大震如是,四川大震亦如是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